年前剛剛牽手平安銀行,新年伊始又與中國工商銀行、中國郵政儲蓄銀行達成緊密合作,作為旗天科技旗下數字生活營銷業務領域的“干將”,小旗歐飛與金融機構合作的步伐不斷加速。


中國銀聯、中國銀行、招商銀行、光大銀行、中信銀行……在加入旗天科技“大家庭”後,有了旗天科技這個To B型科技創新服務提供商的協同助力,小旗歐飛得以將服務在金融領域進行覆蓋,短短一年時間中,已經成為數十家大型銀行的重點合作商。


對旗天科技而言,也並非單向輸出客户資源。小旗歐飛作為數字營銷細分領域中綜合品類較全的龍頭企業,具備強大的資源整合能力、數字科技支持和平台運營能力,能夠提供產品、營銷、IT定製服務在內的全方位一站式數字賦能解決方案。隨着小旗歐飛的加入,集團業務版圖更為完善,產品與服務供給能力更強,整體競爭力提升了一截。


回想一年前,2019年的10月,當旗天科技集團宣佈以9.3億元價格收購總部位於南京的江蘇歐飛(後更名為“小旗歐飛”)時,外界一度有所爭議。


值不值?是否有必要?直至2020年9月,同屬第三方數字商品及服務細分領域陣營的福祿控股(2101.HK)在香港上市,獲得資本市場的熱捧,外界才恍然大悟:旗天科技已是將一個“金娃娃”攬入懷中。


事實驗證了旗天科技超前的戰略眼光。


針對2.1萬億“新藍海”的佈局


在小旗歐飛的背後,旗天科技看到的是一片“新藍海”。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給眾多行業帶來嚴重衝擊,而在線經濟、線上服務領域則逆勢迎來新發展機遇,第三方數字商品營銷服務行業在疫情期間業績顯著增長。


10月初,市值已達36.7億港元的福祿控股披露了上市後首份半年報,其2020年上半年營收為1.58億元,較上年同期的1.22億元增長30.2%;利潤7122萬,較上年同期的5197萬增長37%。


與福祿控股同列行業第一方陣的小旗歐飛,業績也同樣亮眼,2020年上半年新增新籤銷售協議千餘份,數字商品及服務總收入逾億元。


以網上手機充值起家的“小旗歐飛”,目前服務的客户總數已超過1萬家,業務範圍覆蓋了互聯網電商、出行、手機、傳統家電、能源和零售等各個行業。經過逾十年的深耕,“小旗歐飛”業已形成穩健的商業模式,每年以數百億的銷售額穩步增長。加入旗天科技體系後,通過資源共享和業務協同,2020年上半年更是在諸多行業實現了新服務能力的落地。


無論是福祿控股受資本市場青睞,還是小旗歐飛新籤業務激增,背後的市場邏輯都源於數字化進程加速後衍生出了一個萬億級新生市場——數字商品營銷的爆發式增長。


諮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數據,按GMV(成效總額)計算,中國的數字商品及服務市場已由2014年的6456億元增長至2019年的1.29萬億元,複合年增長率高達14.9%。預計未來幾年,中國的數字商品及服務市場仍將繼續擴張,至2024年,整體市場規模將達到2.1萬億元。


以福祿控股、小旗歐飛為代表的第三方數字商品及服務運營平台,連接了數字商品提供商與各種消費場景。通過第三方平台,數字商品提供商降低了與各類消費場景逐個進行對接的成本,極大的拓展了銷售渠道;同時,消費場景則可以通過第三方服務運營商將各類數字商品集合起來,更便捷地服務終端消費者。


數字化綜合營銷生態圈,悄然成型


通過小旗歐飛,坐享第三方數字商品服務市場增長的紅利——旗天科技的戰略目標還不僅限於此。或者説,小旗歐飛對於旗天科技而言,其價值遠遠不止這一點。


旗天科技是A股少有的以服務金融機構業務發展為特色的科技創新企業,對於金融機構在數字經濟的大趨勢下,需要數字化轉型以重塑業務模式和運營模式的迫切,有着敏鋭的感知。


對於金融機構數字化轉型的路徑,旗天科技判斷將會呈現三個特點,其中第一個特點是“線上營銷成主流”。


2020年的新冠疫情,實際上也成為金融機構線上營銷能力一次實戰檢驗——在場景需求急劇變化的情況下能否快速推出相適應的服務和產品,應變能力背後實際上就反映出不同金融機構在數字化轉型上的投入程度,以及由此衍生出的經營管理能力的強弱。


事實上,這也是小旗歐飛在2020年中能夠快速牽手數十家重點銀行的原因之一。在線平台,高黏性的消費習慣,海量的消費羣體……這些都成為旗天科技幫助金融客户在線獲客、商品銷售提供了巨大助力。


僅僅“在線”,還只是數字化轉型的初級階段,在專家們看來,推動金融機構數字化轉型進入下半場,向全面數字化管理跨越,必然呈現出另外兩個特點:科技能力是支撐,場景和數據是工具。


隨着技術的進步,兼顧推薦效果提升和用户數據隱私保護業也成為可能。在這樣的保護私隱的前提下,金融機構本身的數據與豐富的第三方數據進行共同建模,從而高效實現用户“促活”,必然會是一個新趨勢。


旗天科技非常清楚,只有到了這一步,小旗歐飛真正的價值——歷經10餘年打磨所積累沉澱的消費用户、1萬多家客户、營銷經驗、團隊人才、海量數據……才會完全顯現。


一個第三方數字商品及服務運營領域的龍頭,再結合旗天科技原先擁有的多個業務板塊,不知不覺中,一個獨有的數字化綜合營銷生態圈,在旗天科技佈局之下,已悄然成型。